蓝云品酒网

刘伶与洞藏酒

  “有大人先生者,以天地为一朝,万朝为须臾,日月为扃牖,八荒为庭衢。行无辙迹,居无室庐,暮天席地,纵意所如。止则操卮执觚,动则挈

  读着刘伶的《酒德颂》,我们仿佛回到了历史的隧道中,看见乐逍遥的“竹林七贤”在积淀着冽冽酒香的漫长隧洞里左右摇摆,飘忽不定,纵情欢饮的洒脱身影。

  “竹林七贤”既是晋武帝泰始初“无为而治”的缩影,更凸显了历史酿成的不幸。生活在刀光剑影的纷争厮杀中,“竹林七贤”随时都面临砍头杀戮的“特别馈赠”。刘伶是当时七贤中最典型的人物,“酒”已成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寄托。一天,他骑着小鹿在太行山南麓转悠时,在一座烽火台的祭坛旁边看见祭天用的酒坛躺倒了一片。他从鹿背上跳下来,抱着酒坛挨个儿晃晃,先是一饱口福,然后把酒坛中剩下的酒收拢过来,归并到一个酒坛中。用一片树叶盖上,又随手到旁边不远处找来点泥,把坛口封好。抱着酒坛骑上小鹿继续前行。走着走着,他忽然想到,不行!这坛酒不能带回去,要是带回去还不让那哥几个给瓜分了不成?倒不如把它藏在山上,等酒瘾来时独自上山来解解馋得了。

  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山洞进入他的视线。“好,这下全有了……”他一边自言自语,一边抱着坛从鹿背上跳下来,走进了山洞。

  一晃几年过去了。得不到重用的“竹林七贤”,他们的生活境况也越来越差,不要说喝酒了,就连吃饭都成了问题。他们几个凭借肚里的墨水混酒喝的风光场面也渐渐成为历史,甚至成了一种奢望。一天晚上,酒瘾大作的刘伶恍惚间忽然想起了山上的那个山洞。于是他就牵着坐骑,借着月光,踉踉跄跄地朝山洞摸去。

  拨开洞口丛生的杂草和荆棘,他就闻到了浓浓的酒香。开初他以为是谁路过此处发现了洞里的秘密,就不顾一切地一溜小跑来到酒坛跟前,弯下腰,双手掐着酒坛摇了摇,发现酒还在,于是三下五除二把泥巴和树叶除去,霎时间一种从未领略过的独特酒香统御了他的咽喉。在这穷困潦倒的境地能弄上几口酒过过酒瘾,也算是他最大的满足了……

  尽管都是传说,但刘伶和洞藏酒的传说一直让人们津津乐道。